国际基础教育发展新特征分析

作者:   日期:2019-11-08

摘要:基础教育作为民族素质提升的基础, 需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进行相应的变革。随着概念时代对人才需求的变化, 世界各个国际及地区的基础教育表现出了殊途同归的变革趋势, 即关注培养个体在真实情境下、可持续地与自我、他人和社会进行互动的核心素养。

关键词:基础教育变革; 核心素养; 国际趋势;

  摘    要: 基础教育作为民族素质提升的基础, 需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进行相应的变革。随着概念时代对人才需求的变化, 世界各个国际及地区的基础教育表现出了殊途同归的变革趋势, 即关注培养个体在真实情境下、可持续地与自我、他人和社会进行互动的核心素养。


  关键词: 基础教育变革; 核心素养; 国际趋势;


  美国着名学者丹尼·平克在其极具全球影响力的着作《全新思维》中指出,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技术的进步和全球化,人类社会已经跨过了工业时代,正在从信息时代迈向概念时代。概念时代强调个体在与他人和社会的交互中,具有整合信息、辨析各类模式,并且挑战常规、创新观点,从而以自己创造的“概念”去感染他人的能力。[1]教育是一项面向未来的事业,当社会发展发出新的挑战时,教育作为培养人才的主战场,就需要随着社会人才需求的变化而做出相应变革。


  基础教育作为提升民族素质的基础,它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奠定了、同时也制约了一个国家人口的整体素质。但是,基础教育这样一个由庞大群体共同参与的社会活动,想要去剖析隐藏于深处的棘手问题是很难的,因为如果仅着眼于问题的表面,它就会维持原状,不能得到解决发生积极的变革。[2]因此,基础教育的变革一方面需要靠积极的探索实践去寻找方向,另一方面,也需要根据时代、社会的需求去前瞻性地展望和思考“面向未来的基础教育究竟应该关注学习者什么能力的养成”。


  2016年全球经济论坛中发布的对于“未来工作”的调查报告[3]显示(如图1所示),全球在各个国家顶尖企业的人力资源需求中,对人力的各项能力的需求发生着重大而深刻的改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对人力资源掌握“内容知识”的需求下降,而对具备“认知能力”的需求不断上升。报告还指出,到2020年,36%的世界顶尖企业提出需要具备复杂问题的解决能力的人才,而18%的企业表示人才的系统性技能也应该极大地受到重视。这表明,在以创新、协同和问题解决为特征的概念时代,传统的知识工作者已经不能满足社会的人才需求,只有具备批判性思考能力、适应能力、协作交流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创造力的人才能更大程度地为他人和社会创造价值。只有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并且让创新成果最大程度地被理解、被认可、被传播的人,才能在未来的社会具有竞争力。


  由此可见,随着数字化、概念化、全球化趋势的加强,世界各国尽管在政治、经济及文化基础上存在差异,但却共同面对着全面而深刻的人才需求转型。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需要对基础教育的目标进行共同地审视和思考。21世纪初至今,全球各个国家的教育研究都将“教育需要培养学生掌握什么样的技能、拥有什么样的品质”这一问题的答案聚焦于人的培养。为此,各个国家、地区和组织相继提出了人才的核心素养模型。核心素养指“人在某一方面所必须具备的最基本能力”,是对于人的知识、能力、素养和情感、态度、价值观培养的统整,从而使人能够积极响应个人及社会的需求、应对现在与未来的挑战。[4]


  2003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核心素养促进成功的生活和健全的社会》的研究报告率先提出了“核心素养”结构模型,其通过“人与工具”“人与社会”和“人与自我”三类核心素养中九个关键素养的归类解读,强调个人在21世纪的社会中与多元的信息、工具和关系发生交互所必备的核心知识、能力与情感态度价值观。OECD组织提出的核心素养模型,为从基础教育至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及在职培训等各级各类教育建立核心的素养结构,从而形成了面向21世纪的课程研发、教与学的实践、学业成绩测量与评价以及开展教师培训、研究、教育教学改革的统领意见。[5]


  欧盟于2006年提出“终身学习核心素养”体系,并指出跨语言、跨学科、跨文化及合作、创新的能力是21世纪人才培养与发展的核心,并强调“终身学习”是21世纪的生存概念。可以说,欧盟的核心素养体系在关注个体与他人及社会发生交互关系时所需的核心能力的同时,强调终身学习的能力对于核心能力可持续地支撑、顺应和提升个体与他人及社会交互的能力的重要性。


  美国联邦教育部在2007年制定了《21世纪技能框架》,将“学习和创新能力”置于21世纪教育主题的金字塔顶端,并关注“生活与职业技能”和“信息、媒体与技术技能”的协调发展。同时,“21世纪技能框架”开始思考核心技能与学校教育之间的关系,并指出应该在“标准与评价”“课程与教学”“教师专业发展”和“学习环境”等四个维度渗透核心素养的内容,重构面向未来的学校教育。


  芬兰从2012年起开始进行国家课程改革,于2014年颁布《国家基础教育核心课程2014》,并提出了基础教育阶段学生应具备的七大核心素养。[6]可以看到,芬兰的核心素养关注个体与自我、与他人、与社会、与未来的沟通和互动能力,将个体置于自我与社会、现在与未来的双向维度中,去不断地完善自我、实现价值。


  中国也正在以积极的态度应对这种时代社会、人才需求和教育变革的潮流。2014年,中国教育部首次提出“核心素养体系”的概念,并将其置于指引未来基础教育变革方向的重要地位。2014年9月,中国教育部委托北京师范大学及国内各高校近百位专家成立课题组,经过三年的研讨完成并发布《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分别从文化基础、自主发展和社会参与三个方面,提出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六大素养,共同支撑培养“全面发展的人”这一核心目标,从而将教育的目标从关注“知识的传递”向关注在知识构建过程中实现“人的培养”。


  各国、地区及组织提出“核心素养”的理念及体系,并逐步将其与基础教育的课程设计、实施及评价的各个环节相结合的过程,使得基础教育的核心目标逐渐跳出了以学科知识结构为核心的传统课程标准体系,开始从对“知识”的关注转向对“个人的终身发展”的关注。从根本上来说,核心素养指的是个人的修养,是经过教育活动乃至终身学习从而达成的知识、能力、态度和情感价值观的统整,从而使得个人能够在特定的社会情境中,解决问题、迭代创新。因此,核心素养不仅仅关注人,更是关注“人”在有意义的情境之下如何处理复杂问题,因此这样的能力能够、并且需要与学习以及生活经验的发生动态互动,从而能够可持续地应对迅速变化的社会环境对于个人的要求。


  基于核心素养模型的深刻内涵,英国在基础教育的改革实践中强调学校教育与日常教育的相互渗透和影响,让学生从多个维度去接触、学习各个领域的知识技能,塑造自身。芬兰的基础教育强调在教与学的方式中进行学科融合式的“现象教学”,从而将构建“不真实”情境的教学方法转向更为深刻的选取“真实”现象的教与学的活动,从而增强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与情境发生互动的广度和深度。


  美国在“竞争卓越”的基础教育改革中,力推以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和艺术为核心的综合科学课程(STEAM),为核心素养的落地建立可行性和操作性更高的教育理论和实践框架,培养能够适应21世纪核心的人才需求的创新型人才。中国也在基础教育学段相继推出“综合实践活动课”等课程标准和内容,培养人在真实情景中形成社会和时代需要的核心素养。


  总体来说,世界各个国家、地区及组织的基础教育变革殊途同归地指向对于个体知识、能力、素养和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构建,强调个体与自我、他人及社会与“生活情境”中的复杂问题进行动态互动,从而掌握能持续应对不确定的挑战的核心素养。

在线留言

CONTACT US

论文客服

204800266

15840120161

写手加盟及投诉

204552947

15840120162

加盟要求:写手需具备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并且取得相关学位证书。硕士及硕士以上学历、高校教师、985院校,并且在国家级期刊发表过论文者优先。

业务范围

主要包括:专科学位论文、学士学位论文、硕士学位论文、博士学位职称论文、工作小结、演讲稿、期刊会议论文、论文降重等

友情链接

Links